战疫中的公交车司机:以前上车先拿钥匙,现在上车先拿

发布日期:2020-05-29 00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在战疫一线工作了三个多月,上南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的司机张益敏又回到了机场7线的班车上。说到这三个月高强度的战疫工作给他留下了什么?张易敏说,主要还是他们司机的日常习惯改变了。“以前发车时间到了,我们拿起钥匙就开车,现在不一样,上车前先拿消毒喷壶,在车里做一遍消毒工作,再开车。即使现在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等级调整了,但我们还心里的那根弦还紧绷着。”

在这近百天的时间里,张益敏和他的同事们有很多故事。他们改变了很多,也有很多收获。

提前的年夜饭还是没吃完

张易敏和他的哥哥都是公交车司机。由于大年夜公交车司机常常要上班,所以,他们家的团圆饭总会提前一天。然而,今年,他已经坐到了团圆饭的餐桌上,还是被公司的电话喊走了。

领导在电话里说,公司正急需车辆消毒人员。我知道,这个时候领导给我打电话意味着什么。我二话没说,放下了碗筷,跟妈妈说了一下情况,就立即从新场镇的家中出发,赶回公司。”

经过消毒操作培训后,他就戴上了口罩,穿上白大褂,背上消毒壶,承担起成山路停车场二分公司营运车辆的夜间消毒任务。

只有两个人,一晚上要给243辆运营车辆消毒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他们从晚上7点,一直忙到第二天早上6点。

开始几个晚上很辛苦,因为工具没有跟上,我们手里只有小喷壶。一壶消毒液,只能喷两三辆车,这样一来,我们就要不停地配消毒水,跑上跑下,一晚跑了两万多步,不仅消耗了体力,还浪费了时间。”

张益敏说,后来消毒液喷洒工具更新了,劳动强度才有所减低。

深夜递上一贴暖宝宝

1月26日凌晨2点,完成车辆消毒作业的张益敏刚准备下班,又接到应急任务:去浦东三个高速公路道口疏运重点地区来沪旅客。于是,他开着浦东公交防疫疏运的“1”号车,火速赶到了新区联防联控指挥中心。

这一晚,张益敏依次赶到林海公路、康桥和川南奉公路三处收费处道口,黑夜中驱车150多公里,将这些旅客送至指定隔离酒店。

在隔离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,需要等待。

我们前面还有几辆车。夜已深,外面还在下雨,很冷,还不能关窗户。车上有老人和孩子,让我很揪心。所以,我当时没有立即离开,而是让他们在车上等待。”

张益敏的同事许群山也是防疫疏运车司机,他承担了机场入境旅客的疏运工作。他给记者讲了一个暖宝宝的故事。

大约是三月底的一天深夜,他从机场接了一车入境乘客,然后按照乘客们目的地的远近,逐个送达。

我开着公交车,跑了两个多小时,最后车里只剩下一个从某国归来的留学生。一个女孩子,坐在后排的座位上。”

许师傅说,当时夜深,比较冷,按照防疫要求,车子不能开空调。

许师傅看到她穿得很单薄,怕她冻坏了。“我一路上跟她说话,她也不搭理。我想到行李袋里有单位给我们配发的暖宝宝,就拿出来,让小姑娘抵御一下深夜的寒气。”

用上暖宝宝后,小姑娘可能感觉舒服了一点,开始主动跟许师傅说话了。“到她家小区门口时,她妈妈和居委干部早已等候在那里了。她妈妈得知我给了她女儿一个暖宝宝时,一定要感谢我。我指了指车头上贴的‘党员先锋号’标志,开车就走了。”

疫情防控改变了司机们的日常习惯

张益敏说,疫情防控期间,公司班组里有一句话叫“我是党员我先上!”张益敏先上了,他说,自己也想成为党员!于是,他在疫情防控期间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

疫情得到控制后,上海又迎来返沪复工的高峰。车队人手紧张,张益敏又回到了机场七线驾驶员的岗位。在休息日,他经常参加786路党支部志愿者服务队,还当起了公交车辆消毒“小老师”,向志愿者们传授车辆消毒的规范要领。

以前,我们驾驶员总是拿起钥匙就去开车,现在,大家都变了,上车前先拿消毒喷壶,凡是乘客能够接触到的地方,都要细细地喷一喷,把车窗打开通风。大家都会这么做,习惯成自然。”

张益敏说,这也许是这场疫情带给公交车司机们最明显的改变。

许群山说,通过这次疫情防控的历练,作为公交车司机,他体会到怎样怀着一颗真诚之心,跟乘客们沟通,“在如此重大的疫情面前,其实每一个人都很脆弱,都需要关爱”。